预约试听*为必填项
X
  • 姓名*
  • *
  • 性别*
  • 电话*
  • *
  • 目前学历*
  • 意向专业*
  • 意向学院*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2018-05-04

Donna Huanca 

唐娜·胡安卡(b.1980,美国芝加哥)曾在法兰克福史泰德学院以及斯考希根绘画雕塑学院学习,是 DAAD 法兰克福艺术家奖项以及福布赖特研究奖金获得者。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她的重要个展包括:“细胞回响”

“细胞回响”

余德耀美术馆,上海,2018

“钹痕”

扎布罗克茨收藏馆,伦敦,2016

 “聚苯乙烯之架”

金当代艺术中心,里加,2015

“萨特之屋(旧时隐遁)”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分馆,纽约,2014等。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2018/03/24 - 06/03

余德耀美术馆  细胞回响 

 

群展包括:

“捷豹与电鳗”

尤莉娅·施托舍克收藏馆,柏林,2017年

“我是谁!”

罗马当代艺术美术馆,罗马,2017年

“孔雀石冰”

第11届欧洲当代艺术双年展,苏黎世,2016年

“温暖无常之流”

戴维•罗伯茨艺术基金会,伦敦,2016年等。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BLISS (REALITY CHECK), 2017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BLISS (REALITY CHECK), 2017 - Detail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BLISS (REALITY CHECK), 2017 

 

捕捉完美

作者:Kenta Murakami

翻译:missbut123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Jaguars and Electric Eels
Installation View

 

�触摸是人类胚胎发育过程中最早发展起来的感觉。科学家称早在第八周的时候,尚未出生的胎儿就开始通过仍是糊状的皮肤表面的感觉接受器来探索其自身和周围环境。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就无情地被各种触觉神经信号刺激,因为它无法像通过闭上眼睛或捂住耳朵那样能够被关闭。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Brugmansia (Toé), 2017

 

 

�作为我们面积最大的器官,皮肤形成了身体的轮廓。拉康(Lacan)认为人的主体性在他(她)从镜中辨认出自己的时刻得以确立。身体的外形区别于花卉图案的沙发、木地板或其他任何物体,它存在于我们想象的温床——镜像的反射之中,在视觉上被界定为大体上连续的区域。而克莉斯蒂娃(Kristeva)对此有另一种理解,她认为人在婴幼儿时期会逐渐认识到皮肤内外两个世界的不同,而主体性正是在这一缓慢的过程中形成的;我们在喝母乳的时候会咳嗽甚至吐奶,而父母的手轻轻拍打我们的背部,这个时候我们意识到了自己。当我们认识到(在理想情况下)皮肤的代谢周期比我们自己的生命要短得多的时候,皮肤是一种不变的边界这一想法就变得有待商榷了。我们的表皮经历着持续的周期性死亡的过程;角蛋白质细胞(keratinocyte)的干细胞通过不断分裂繁殖,并向外转移到皮肤表层,缓慢地角质化为角化细胞(corneocytes),又称“终末分化细胞” (terminally differentiated),或生物学上所说的死细胞,然后最终剥落并成为螨虫的食物。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Jaguars and Electric Eels 
Installation View 

 

�唐娜·胡安卡正是基于上述这个层面,也是从这些想法开始,展开她的创作的。在她的大型行为表演中,身穿一层薄尼龙的模特们被肥厚而劣质的人体彩绘颜料、乳胶和其他零碎物件所覆盖,由此强调并修饰着生命存在的最外在的那层表面。他们以平静而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她的表演者常常被描述为如同玩偶一般,被外化到了准客体(quasi-objects)的程度。然而,由于过度刻画,身体最终变得过溢。那层表皮在慢慢地剥落——(表演者的)身体紧压着一块有机玻璃板,颜料被慢慢蹭掉了——就像我们所熟悉的我们自己的蜕皮过程。在整个展览期间,这种剥落物又构成了一幅幅绘画作品。胡安卡所创造的那些像外星生物的形象也会“蜕皮”。艺术家通过组装橡胶制成的动物外壳、皮革、马毛做的假发和衣物等材料,形成身体前方部位的弯曲。令人惊奇的是,这几乎像一个人形图腾,但它并没有过多地指向死亡,而是指向了一种无性繁殖。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Jaguars and Electric Eels 
Installation View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Jaguars and Electric Eels
Installation View

 

�尽管胡安卡在身体和它的“物-人造物”(object-artefacts)之间建立的关系直接否认了统一而稳定的“身体-形象”这样的清晰概念,但身体被外化的痕迹也并不完全是拙劣的。胡安卡的作品并非表现为一种被遗弃的碎屑,这种碎屑所具有的他者性让表演者得以构成其自身;她的静态作品渗透着一种重要的物质性,它可以与那个对等的生命体发生影响和被影响的相互作用。比如说她最近在扎布罗多维克茨收藏馆的展览“疤痕符号”(Scar Symbol)中展出的作品《神经结局》(NERVE ENDINGS) / 《星际层(盲点)》(ASTRAL LAYER(Blind Spot)),这个作品由 40 个红外线传感器构成,这些传感器是由她的模特和展览参观者的身体热量与运动所触发。通过将低音频和所录取的钟声、哨声,收集的音频档案以及背诵文本的声音相混合,艺术家将触觉和听觉刺激结合起来,以此来触发作品,同时又让观众对作品的感受基于展厅内参观者所构成的那个无定形的身体星丛。在展厅的中央是被一大片乳胶和皮革所覆盖的电动机,当观众靠近时覆盖物会出现涟漪和脉动,这提醒着我们身体不仅仅是一个形状,也是一个能量和声音的物质通道。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Scar Cymbals 
Installation View ,2016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Scar Cymbals 
Installation View , 2016 

 

�胡安卡建立的关系向量的张力系统在艾琳·曼宁(Erin Manning)的《触觉政治:感觉,运动,主权》(Politics of Touch: Sense, Movement, Sovereignty, 2007)中能找到描述。曼宁认为触摸是一种互惠的交换,她写道:“当我得以触摸到你时,我触摸的并不是作为预先安排的事物/形式的那个你,我触摸的是那个将会对我的举动作出回应的你。我们的身体曾与那些规则密不可分,并且被过度地约束其中,这些规则控制着这些身体的物化,以及作为物的效果的意义。”胡安卡的作品打破了自我和他者的二元存在论,将其转变为个体的发展和生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触摸的同时也总是会被触摸。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Surrogate Painteen 
Installation View , 2016 

 

�这一对于主体的非固定的认识,始终处于发展成形的过程之中;与其说它是像巴塔耶那样将形式从它的基础上剥离粉碎,不如说它是关于这一主题的某种理论的持续发展,而它的发展取决于其环境和自身所具有的各种潜在的可能性。胡安卡的装置的各个组成部分通过反馈循环和共生来进行交流,而不是将表演者直接石化成雕塑艺术品或绘画。事实上,雕塑或绘画中的元素常常会在后来的作品或装置中被拆分提取,并总是能够进一步消化或进行重新组合。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她的做法类似于真菌的菌丝网络在寻找吻合的过程中,通过单个孢子扩展分支,螺纹状的菌丝形成网状而奇异的无性繁殖群体。胡安卡的对象和表演者仅仅是在一个更大的,相互关联的,肉身之外的身体之上生成的一颗颗蘑菇。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Donna Huanca 
fem form (PIT), 2016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Muscle Memory Performance 
Peres Projects, Berlin, 2015

LIT专栏 | 唐娜·胡安卡,捕捉完美

SADE on DMT 
KEX Kunsthalle Vienna, 2013


立即咨询
社交网络
  • 微信公众号
    诶站 LIT 国际艺术留学
  • 微信客服
    小诶
  • 微博
    LIT 诶站国际艺术教育
  • Instagram
    ARTLAXY